复制成功

分享至

OKEX > 专题 >

为什么说DAO 的发展开始面临可扩展性问题?

2022.06.13

其一,DAO 以民主参与作为最基本的原则,但是当 DAO 当中的参与者越来越多,事务越来越多的时候,会陷入「所有人必须一起决定所有事」的困境。许多DAO成员对各种投票决策变的疲于应付,而且没有足够的背景信息来做出明智的决定,最终导致参与率的低下与中心化的倾向。

其二,DAO 当中自然演化出各个不同的项目小组,所有的小组的行为都需要 DAO 的资金支持,于是陷入「所有事必须由所有人决定」的困境。各小组涉及资金的决策都要试图说服多数 DAO 的投票者,各项目发起人和 DAO 的投票者之间需要大量的沟通和反复拉扯,这使得 DAO 低效且缺乏灵活性。

于是,在一些治理框架的帮助下,DAO演化出多层模型来应对挑战。支持多层模型的治理框架包括 Moloch V2 和 Orca。

DAO-Pod 结构

Moloch V2、Orca 不约而同的选择为 DAO 构建一个次级子组。DAO 将一部分资金和一组特定的权力委托给一个受信任的小团队,以相对自主的行事。这样一个受信任的小团队,在 Moloch V2 中被称为 Minion,在 Orca 中则被称为 Pod。尽管称呼不同,但其形式都是一个多签钱包。该多签钱包由 DAO 成员投票拨付资金并任命多签委员会。在本文中统一将其称为 Pod 。

DAO 本身也是一个多签钱包,但是 DAO 有自己完整的治理层,通过自己的治理通证和治理规则,独立的完成治理过程,而 Pod 没有治理通证, 其治理依赖于多签委员会和相对简单的权重和阈值规则。最重要的是,Pod 的治理受到母 DAO 的约束。

我们将 DAO 与 Pod 的关系提炼为「约束性委托」。

Pod 受到母 DAO 的委托,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财务主体,可以进行以下操作

  • 独立管理和操作 Pod 中资金,可用于对外的投资、捐赠、Swap、服务采购等;


  • 发起 Coodinape 轮次 (一种用来分配报酬的 DAO 工具),或通过其他方式,向贡献者进行内部薪酬分配;


  • Pod 金库也可以用于收款,但所收款项和金库存款一体,依旧归属于母DAO。

与此同时,Pod 受到母 DAO 的一系列约束,包括:

  • Pod 金库的所有权归母 DAO 所有,多签委员会仅作为授权的管理者;


  • Pod 无法擅自变更多签委员会成员及各自的多签权重,也无法变更多签规则,这些权力归属于母 DAO;


  • 母 DAO 有权撤回 Pod 的资金,并注销 Pod;


  • 母 DAO 可能会为 Pod 的资金支付设定某些限制,以降低资金风险,例如单笔限额、日限额、付款黑白名单等。

约束性委托结构中,约束和委托缺一不可,委托是指给 Pod 的充分授权,约束则规定了授权的边界。该结构让 DAO 跳出了前述的「所有人必须决定所有事」和「所有事都得所有人决定」的两大困局。其优势包括:

  • 通过授权给 Pod,DAO 的治理压力大幅减小,可以让 DAO 成员的投票精力集中在核心的关键事务上;


  • 通过任命多签委员会,可以让专业的人来决定专业的事,创建 Pod,委托出去的不光是资金管理权,而是一定范围内事务的决定权;


  • 通过划分 Pod,让各个规模较小,配合默契的精悍小团队掌握 DAO 的一部分资源,从而实现快速决策,快速行动,让 DAO 的基层获得了堪比于中心化组织的执行力;


  • 通过向 Pod 存入资金,方便 DAO 进行预算管理;


  • 通过建立一个临时 Pod,并选出管理员,可以方便 DAO 执行时间敏感的动作,例如对外的资产交换和资产竞买。

一个去中心化的最高决策层 + 多个掌握部分资源、可以快速行动的执行小组,是 DAO 的优化形态,让 DAO 可以保持民主原则的同时,也保持敏捷。

与此同时,创建 Pod 并存入资产,相当于创建了一个新的资产包。DAO 可以 将 Pod 直接作为一项资产,对外进行交换、转让、抵押等操作。

从双层到多层

至此,我们所谈论的,是 DAO 和 Pod 组织的双层结构,事实上,DAO 和 Pod 自身都可以是多层的,二者组成的是一个无限多层体系。

大多数的 DAO 都是一种类国家实体,不从属于任何司法辖区,某种程度上拥有自己的独立「主权」,对自身内部的一切事务有最终决定权。但是如果一个 DAO 持有另一个 DAO 的绝大多数甚至全部治理通证,在治理投票中,拥有决定性影响力时,那么就会存在事实上的从属关系。

而母 DAO 直接创建的 Pod 也并非 DAO 当中的最小单元,Pod 还可以创建并管理自己的 Pod,技术上可以实现 Pod 的无限分层。这就像「沙粒悖论」,你可以找到世界上最小的一粒沙子,但是你永远可以把它击碎为更多的更小的沙子,对于 Pod 而言,不存在普朗克尺度。

因此,一个多层级的 DAO 体系,可能会是这样的形态:DAO 中有 DAO,Pod 中有 Pod。

Pod 向 DAO的「进阶」

从形式上,Pod 和 DAO 的唯一区别,便是 Pod 没有自己的治理通证。如果 Pod 获得母 DAO 的授权,发行了自己的治理通证,此时的 Pod 就不再是一个 Pod,将拥有自己的独立「主权」,成为了一个DAO。相对应的,该 Pod 对母 DAO 的从属关系演变为了一个 DAO 对另一个 DAO 的投资关系。这种情形,我们可以把母 DAO 理解为一个孵化器,Pod 相当于被孵化的项目,当孵化成熟之后,Pod 便可以「自立门户」,成为一个新的 DAO。例如,YGG DAO 的印度分部 indiGG 的发展远远快于其他分部,于是 indiGG 开始独立运行,发行了自己的 Token,并与 YGG DAO 形成投资关系,成为类似于“子公司”的结构。

独立 Pod

在上文所述中,似乎包含了一种假设,Pod 必须由 DAO 创建,且一定从属于某个 DAO,但我们认为 Pod 的概念不应局限于此,Pod 的本质是一个多签钱包,我们反过来也可以认为,一个多签钱包就是一个 Pod 。如果你用 Gnosis Safe 创建了一个多签钱包,就可以理解为你创建了一个 Pod。事实上,Orca 当中的 Pod 金库正是使用 Gnosis Safe 作为内核构建的。

我们发现,DAO 的雏形往往是一个群聊 + 一个多签地址。几个成员觉得一个事情很酷,然后创建一个多签地址,发个愿景,开始筹集资金。在 DAO 的雏形期,创始成员们往往不想把事情做的太重,创建复杂的治理层也不是当务之急,一个多签地址往往就能解决问题。一些知名的 DAO,例如 Constitution DAO、FreeDAO、PleasrDAO,最早都是从一个简单的倡议开始,用多签地址筹集资金,然后演化为 DAO 的。受过互联网思维磨砺的 DAO 弄潮儿们喜欢轻装上阵、小步快跑。

随着实践的进行,项目可能因为失败而归于沉寂,也可能因为成功而吸纳更多的参与者。如果项目成功,总会在某一个时刻,多签钱包不再能协调众多的参与者,构建完整的治理层变得有必要。受惠于加密产品的可组合性,你并不需要创建一个新的 DAO,并把资金转移过去,而是可以将一个 Gnosis Safe 多签地址直接升级为 DAO,也就是说你把一个独立的 Pod 升级为 DAO。

多层结构:让 DAO 组织更像生命

由 Pod 和 DAO 构成的多层结构,始终会根据业务需求而演化,就像生命随环境变化而演化。在一个 DAO 当中,无法有效达成业务目标的 Pod 将被撤销,而成功的 Pod 则被保留,甚至进一步演化出多层 Pod 结构,直到可以脱离母体,成为一个新的 DAO ,新的 DAO 逐步独立发展,抑或是与原有的母 DAO 组合为更大的有机体——我们可以称之为 DAO 群落。

与科层制的僵化等级设置不同,DAO 的多层结构始终处于流变之中,且演化是自下而上的,层级结构根据情景出现和消散,自组织,自适应。在科层制中,下级对上级负责,一级对一级负责,而在 DAO 当中,上级对下级授权,一级对一级授权,科层制是个控制体系,而 DAO 是个授权体系。在授权体系内,每一个层级都有充分的自主权,层层控制式的管理结构被分布式权限和集体的智慧所取代。

多层结构赋予 DAO 几乎无限的扩展性,而且创造了一种自然进化型的组织形态。尽管传统组织不乏探索进化型组织形态的努力,但是传统组织受限于信息的不透明,管控始终重于授权。反观 DAO 组织,作为加密技术的原生组织形态,财务透明是其根本特性,这使得监督和追溯变得更加简单,即便组织资源被分散控制在各小组手里,也不必过多担心欺诈舞弊行为。我们相信,DAO(或者DAO 群落)的扩展性会远超传统科层制组织,抵达人类大规模协作的新边界。正如 BitDAO 创始人 Ben Zhou 所说:“如果我们想把我们的业务从数十亿变成万亿,我们不能以公司形式存在,而是以‘社会现象形式’存在。”

多层结构的意义不止于赋予 DAO 扩展性,而且能够让 DAO 更好的实现去中心化。如果 DAO 需要通过治理投票来决定众多的事务,那么过多的治理事务会带来参与度的下降,因为参与者们无法在治理事务中投入足够的时间,通过授权给 Pod,DAO把那些高频的日常决策剥离出来,节约了治理参与者的思维带宽,让他们可以更积极的参与到 DAO 的核心事务的治理中来。

免责声明:数字资产交易涉及重大风险,本资料不应作为投资决策依据,亦不应被解释为从事投资交易的建议。请确保充分了解所涉及的风险并谨慎投资。本站资讯仅提供信息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一切投资行为与本站无关。

相关推荐

industry-fronti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