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制成功

分享至

OKEX > 快讯 >

退出效率高20倍,VC怎么会拒绝Web3呢?

2022.07.10

“踩中一个项目,有百倍回报的可能。”


文丨胥崟涛


来源丨投中网


投资人和创业者似乎已达成共识:Web3将接棒移动互联网,成为下一波增长的核心叙事。


“退出效率几乎是传统项目的20倍。”


“踩中一个项目,有百倍回报的可能。”


不止一位投资人向投中网表示,架构于Token经济之上,有关Web3项目的风险投资,在募投管退流程各个环节都发生了变化。


面对极具诱惑的赚钱效应,VC已经选择接受Web3这个新叙事,并希望提前布局。




加密熊市,Web3仍然是最容易赚钱的互联网项目集中地




圈内圈外对Web3的抽象定义已有共识:


Web1:信息只读。Web2:信息可读可写。Web3:用户拥有信息。 


在Web1时代,用户享受到了单向的信息,例如雅虎、新浪。


Web2到来,用户能够分享内容,感受与外界的能量流动。例如B站、微博、微信。


Web3.0的特点则是,用户将获得更高的权限,拥有数据所有权。


“Web2产品本质让用户更好的为资本巨头创造利润;Web3实现了打破价值壁垒,用户最终掌握数据权限。”一位元宇宙创业者李明向投中网介绍。“Web3提供了一个更公平透明的利益分配环境。”


但技术的商业化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比如,一个组织在Web3建立一个类似Facebook或是微信的平台,基本功能差不多,但平台大部分收益都让利给了用户和社区


然后用户基数放大后,需要一个Web3广告平台对接广告主和用户。形成新的商业模式,才能为创始团队、投资人创造现金回报。


更大的问题是,目前的Web3应用似乎并不好用:一方面是门槛较高,一方面是使用起来效率极低。


“Web3现阶段是反效率的。至少对于绝大多数人是有门槛的,有些用户可能连链接都打不开。使用起来也未必方便。”传统VC投资人王涵向投中网表示。


“Web3的产品经理也明白,生活中,没有什么场景是Web2中不能完成的。如果有,Web3产品又能带来多少独特价值?”


“移动互联网没有新鲜事了,投资人需要一块新大陆。”王涵在这方面,表示出了自己的担忧,认为Web3只是资本创造出来的新故事,倘若刨除赚钱效应,Web3的应用价值杯水车薪。


“如果说Web3确实提升了哪些效率,那应该是金融化和炒作的效率。这也是为什么它能在2022年成为VC的新欢。”李明对Web3有同样的理解。


的却,Web3的财富效应已让一波波参与者吃到红利,即便身处加密熊市,投身其中的VC们依然保持乐观。


“全球来看,Web3仍然是最容易赚钱的互联网项目集中地。”一位近期刚刚看向Web3赛道的投资者Jason向投中网表示,言外之意,Web2已经淡去了高歌猛进的势头,Web3是VC心照不宣的新去处。“如果能踩中一个项目,几百倍回报都有可能。从而覆盖掉整只基金的成本。”




Web3需要VC,VC更需要Web3




VC存在于Web3项目的合理性,与Web2的成功过往极其相似。


“一方面是缺钱,一方面是寻求背书。”Jason认为,“每个Web3项目都会在初创和扩张阶段遇到极大的资金压力,拿到风险投资是缓解压力的最快方式。”


回看早年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电商、打车、外卖平台疯狂烧钱“攻城略地”,同样花的是LP的钱。用钱换市场份额以及用户心智,是曾经Web2时代最基本的生存逻辑。


而到了Web3时代,各种应用同样需要用户激励,但多数以币圈熟知的Token形式。例如GameFi项目代表StepN,发行GMT以激励用户购买他们的跑鞋并获得回报,著名风投人朱啸虎还为其点过赞。


简单而言Web3项目发行前,创始团队会给予投资者购买的股权对等数量的Token。类似限售股,这部分Token先被锁定一段时间,过了期限才可以“解禁”。


“Token经济和应用玩法,共同促进了用户快速的涌入到这个领域,加剧了Web3项目的‘赚钱效应’。“Jason介绍道。


如今,大部分Web3项目会和投资人达成协议,首选采用Token的方式融资。


在路径明确之前,VC在下注方面颇显犹豫。具体表现为,对于单一项目,投资人往往不会“下重注”。


“多家机构参与同一轮次融资在Token融资中比较常见,早期项目往往单笔投资金额也比较低,在几十万美金,甚至几万美金级别。”华映资本董事朱彤。


“单笔投资在几十万美元,一般不会超过50万美金。”投资人Jason有同样看法。


当然,这样“迷你”的投资规模,并非投资人单方面所愿。


“Web3项目为了彰显其去中心化的特质,只会将一小部分控制权出让给投资人,每个投资人分得的份额不会太多。”创业者李明介绍道其中的原因。


据了解,Web2项目一般会在天使轮出让15~25%,Web3只会出让10~15%。这似乎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很多Token基金的体量只有几千万美金到几亿美金。


一方面,Token融资有很大的不同。“Web3项目很大比例是进行Token融资或者通过Token的方式退出。”朱彤表示,究其原因,“在市场行情好的时候,Token Fund退出效率是传统VC的快5~20倍。”


另一方面,潜伏在高流动性的反面,则是Token融资中蕴藏的极大清零风险。与传统股权投资签署的SPA(并购-股权买卖协议)不同,VC会和Token发行方签署一份SAFT协议。


通过签署 SAFT,投资者表明他们相信该项目并愿意投入资金。本质上,SAFT 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它只是在投资者和项目之间建立字面上的信任关系。


“项目爆雷、Token清零,投资人这笔钱就全部打了水漂,一分也要不回来。既不可能找到接盘的VC,更不可能拿着SAFT去法院起诉。”Jason感慨道。“这一点和传统VC大相径庭。”

免责声明:数字资产交易涉及重大风险,本资料不应作为投资决策依据,亦不应被解释为从事投资交易的建议。请确保充分了解所涉及的风险并谨慎投资。本站资讯仅提供信息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一切投资行为与本站无关。

相关推荐

industry-frontier